2013-2014学年奖学金评选论文-13博--王胜男-纳尔逊•古德曼的馈赠
发布时间:2014-11-02  浏览次数:317

纳尔逊·古德曼的馈赠

——以《艺术的语言》和《构造世界的多种方式》为例


王胜男

摘要:纳尔逊·古德曼作为美国当代重要的哲学家,在多个领域都贡献突出,然而,他的哲学思想至今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本文以其两本重要著作为例,用三个关键词:世界、构造、符号梳理出了其思想的一个轮廓,为进一步深入理解其思想提供了一个入口,也指出了其思想的价值所在。

关键词:纳尔逊·古德曼;世界;构造;符号;价值

Abstract:As an important modern American philosopher, Nelson Goodman has made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in many fields. Howere, the work he has done inphilosophy did not receive the attention it deserves. This paper will give amap of his certain thoughts by three key words on the basis of his twoimportant books. Thus an entrance of thorough comprehension of his work will begiven and the value of his thoughts will also be shown.

Keywords: Nelson Goodman; Word; construction; symbol;value


在普通人眼中,哲学似乎面临着两种对立的命运:高深莫测的和一无是处的。晦涩思辨的哲学思想的确使人望而却步,索性将其当作自己智力遥不可及的东西;而沉湎于日常生活,甚至将精神放逐的人们,或许打心眼里瞧不上哲学,认为它给生活带来的福利微乎其微。若将哲学当作某种知识,那么以上对哲学的误解会始终存在。哲学的确可以给我们带来知识,然而,思维方式的颠覆与变革却是其赠予我们的最宝贵的财富。哲学、艺术、科学并无高下优劣之分,它们都是我们理解世界的一种方式,参与我们对世界的体验与认识。或者模仿美国哲学家纳尔逊·古德曼(Nelson Goodman)的话说,这些都是我们构造世界的方式。古德曼的哲学思想就为我们呈现了另一番世界的模样,一个颇具颠覆性和开创性的世界。而对古德曼思想的诠释,不如说给了我们一双古德曼的眼睛,我们用它们,重新观察与审视这个世界,并且在不知不觉中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

纳尔逊·古德曼(Nelson Goodman)的哲学思想横跨逻辑学、科学哲学、艺术哲学等多个领域,且在这些领域里均留下了自己深深的印记。他的作品多以演讲或论文的形式组成,因此,表面看来结构松散,很难用某个主题来统领。且其行文用语生动、传神,但却始终贯穿着某种深刻的思索和严谨的精神。正如其在《构造世界的多种方式》的序言里所说的那样,这本书并非从头到尾沿着一条直道前行。它搜索着;在搜索过程中,它有时会反复触及藏在不同树上的同一只浣熊,或者藏在同一棵树上的不同的浣熊,或甚至结果是所有的树上都没有浣熊。古德曼的作品与其说在论证某种假设,不如说是一次思想的冒险和试探,正如其对绝对真理的消解一样,他始终都不曾宣称什么构成了某种绝对的不变的东西,然而正确与错误之间并非丧失了界限,他将真理转换成了某种正确性的标准,而这个标准依然不是绝对的。这样的立场也使其蒙受了相对主义的苛责,而古德曼只愿将自己归为一种受着严格限制的相对主义。构造主义相对主义实用主义非实在论,这些似乎都可与古德曼联系在一起。在此,我并不打算就某一细小的方面展开细致的论述,只想依据自身对古德曼思想把握的现状理出一个较为笼统的脉络和线索,以寻求某种理解的背景。在我看来古德曼哲学大概可以归为世界构造符号这三个概念。且三者其实是约略相当,紧密融合交织在一起的。何时将它们分离看待的念头,都会背离古德曼思想的初衷。将这三个概念融合成一句话就是:人类运用符号活动构造世界。构造相当于符号活动或符号运作;世界是依赖符号构造出来的,且依赖后者不断被重新组织产生新的世界;符号是构造世界的媒介,符号活动就是描述和描绘世界的方式,由此世界得以被构成和重组。然而,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世界并非一个独立自存的先在物,我们所感受和认识的世界是语言中的世界或者说符号中的世界。我们可以有脱离世界的语词,但是却不可能有脱离语词或其他符号的世界[1]如果说,卡西尔只是较为概括地引出了人与符号间的密切关系的话,那么古德曼做出的贡献就是具体探讨了多种多样的符号活动。古德曼的思想突出地呈现于以下三个概念:

一、世界

古德曼是从何以说存在着多个世界着手的,由此进一步指出了我们对事物的描述总会拘囿于描述的方式。那么多个世界其实也就意味着多种描述方式,由此,世界也就大体可以等同于描述方式(世界样式)。且存在的许多世界样式之间并不具有一致性,无法将其还原成一个唯一的样式,找到一个唯一的基础。虽然,古德曼并未将探讨世界放在首位,他的本意也并非要对现实提出质疑,他对现实采取的是一种自然的态度:世界总是在那里。[2]古德曼从来就没有声称世界是虚无的、不存在的,而只是强调世界是多元的,或者说对世界的理解从根本上等于对这些许多世界样式的分析与理解。而通过对世界的描述、描绘等多种方式,世界被构造出来。世界与构造过程是同一的,且构造世界的原料也是在构造的过程中与世界一起产生的。古德曼对世界如何从虚无中产生或者人类如何构造其他人工的可能世界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只是真实存在的世界。古德曼指出,我只想对一些构造世界的方法加以说明和议论。实际上,我更多关注的是世界之间的某些关系,而不是给定的世界是否产生于其他的世界,以及它是怎样从其他的世界产生出来的[3]因此,古德曼何时都是从一个已在的世界出发来谈论世界的,他更关注的是世界的变化和重组以及符号在此过程中是如何发挥作用的。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构造世界总是从已在的世界开始;这个构造其实是一个重构[4]

世界是个无比坚硬的概念,它的顽固性让我们总是将其当作某个与其他概念相对立的东西,比如语言与世界、文化与世界。加之在对世界的朴素感知中,即便不依赖科学知识,我们也能知觉到一个实实在在的世界,我们能摸到桌子,能感受它的棱角和硬度。这更加加固了我们对世界是独立自存状态的坚信。而此时,我们忘记了,世界的呈现永远离不开组织,世界是概念化的世界,是语言(符号)中的世界。不仅如此,正是基于符号的本性及符号系统自身的运作,世界中的实在与现实也成为某种相对的存在。古德曼就指出实在是相对的,因为,一个世界中的实在,就像图画中的现实主义一样,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习惯问题[5]不仅如此,他还认为事实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即便在日常生活中,在人类的知觉活动中,也不存在一个既定的事实等着人们去发现,而是渗透了人类的组织活动。若我们对此类说法困惑不已,那或许缘于世界作为一个客观存在、独立自存的东西的观念似乎已根深蒂固。而古德曼呈现给我们的其实就是世界何以在诸多符号活动中被构造,被显示。对符号活动的探索等同于对世界的探索。古德曼未曾消解世界,而不如说教给我们一种看待世界的新的眼光和思维方式。

在古德曼那里,世界已被转换成了世界的样式。也就是说,我们对任何事物的描述都是在某种参照系之中的,那么,世界其实就是在许多参照系中被描述的东西。然而,离开这些参照系,我们永远无法说出任何关于世界的信息。因此,对世界的关注,转而朝向对描述方式本身的关注。由此看来,我们的宇宙与其说是由一个或多个世界构成的,倒不如说是由这些方式构成的[6]因此,也可以说,世界的样式就等同于世界。那么,对世界本身做出的解释,就转换成了对样式或描述方式的解释。而这些样式同时也是被构造的,是构造世界所采取的方式,这就涉及到与构造相关的论述了。

二、构造

若要追溯古德曼构造思想的源头与发展脉络,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无论是从卡尔纳普的《世界的逻辑构造》谈起,还是进一步延伸至古德曼《对特质的研究》、《表象的结构》等著作,都可以给出其构造思想的某种发展轨迹。然而,我们暂时只从《构造世界的多种方式》中体会这种构造的思想究竟说了什么?构造依然离不开世界符号,构造实际上就是符号发挥作用的过程。正如上文所述,古德曼从未声称世界是从虚无中被构造出来的,而那些声称无数的世界借助于符号的使用从虚无中被构造出来[7]恰恰并未真正认识到符号的功能及其在世界构造中的巨大作用,而对符号在构造世界中所起作用的考察却是古德曼思考的至关重要的问题。

考虑世界究竟是由何种实体构造而成,在古德曼这里已变得不再适宜,世界被世界样式所替代,实体也被作用和功能所替代。古德曼仍将其思想归入现代主流哲学,这种现代主流哲学始于康德用心灵的结构取代了世界的结构,继之于C· I·刘易斯用概念的结构取代了心灵的结构,现在则进一步用科学、哲学、艺术、知觉以及日常话语的很多种符号系统的结构取代了概念的结构[8]这段话是古德曼对自己思想的很好的概括和总结。由此,理解世界的途径只能通过符号及符号依赖系统发挥的不同功能。在《艺术的语言》中,古德曼主要以探讨艺术作品及艺术哲学领域的问题为重心,而构造的思想已蕴含其中。这突出表现在对指称问题的深入研究,对指谓与例示两种基本的指称活动的分析。在《构造世界的多种方式》中,古德曼进一步列举分析了几种构造世界的方式:组合与分解;强调;排序;删减和补充;变形。依赖这些方式或其他未被列举和发现的方式,世界被确认和组织。而这些都离不开我们对符号的应用,或者说符号活动。因此,古德曼所谓的构造实际上相当于符号活动,而构造世界也就意味着世界如何依赖符号活动被建立、被认识以及被重构。这当然离不开对符号的讨论。

三、符号

在《艺术的语言》中,古德曼的一般符号理论是从对艺术的讨论开始的,有关艺术的问题,只是起点,而不是终点[9]因此,《艺术的语言》并非是一部单纯的美学著作,它是一个引线,最终导向一般符号理论。古德曼的符号学思想一般都被置于皮尔士、莫里斯符号学思想的旁边,以发掘某种继承与影响关系。皮尔士对古德曼的启示主要是将符号与动态认知过程相联系、把具体艺术形式符号化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上的广义美学和思辨美学理念莫里斯给古德曼的启示,则是研究的具体角度(句法、语义和语用)[10]而在我看来,索绪尔的符号学思想似乎在根本处与古德曼的一般符号理论拥有更多共鸣与一致。且正如他自己在《艺术的语言》导言部分所说的,对非语言的符号系统的深入考察,正是为了拓展近年来结构主义语言学的研究,为其做出一种补充。

索绪尔的符号学思想,始于对语言的本性和本质的探究,他关注的是语言系统及系统中的差异、区别。语言中只有差异,差异即意义。在索绪尔这里,关系与功能、价值代替了对绝对实体的讨论,肯定性的思维模式转而为一种否定性的进路所取代。索绪尔认为,语言中并不存在绝对的质体,而只有依赖观点建立起来的对象。语言单位是某种假设的存在物,意义亦是某种负性的存在、关系的存在。索绪尔的符号学虽始于语言,却并未止于语言,对20世纪的哲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古德曼的符号学思想当然无法从索绪尔的符号学思想里直接寻找到某些紧密的关联。然而,思维方式上的一致性也暗示了某种内在的关联性。

索绪尔认为观点建立了语言学中的对象,后者只是某种假设的产物。而古德曼认为描述世界的方式或者世界的样式建立了世界,或者这些多种样式就是世界本身,并不存在一个孤零零的等着被描摹的世界自身。在索绪尔那里,差异、区分、系统是同一的,可以说关系与结构代替了实体。而与此类似的是,古德曼亦是将关系、系统、符号活动代替了世界与现实。我们并未否认世界的虚幻性,然而,我们从某种程度上放弃了一个坚硬的固执的世界,而使其变成了语言中的世界、符号中的世界,或者说符号构造出来的多样的世界样式就是世界。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世界,而不是那个坚硬的世界的某种变体。

古德曼所谓的符号可以囊括许多东西,它包括字母、语词、文本、图片、图表、地图、模型等,但不带有任何曲折或神秘的含义[11]如果说,索绪尔是在关注语言本性的过程中,相对清晰地呈现出系统、符号、意义之间的某种复杂的动态关系的话,那么古德曼就是跳出了自然语言,而更多关注非语言符号在构造世界中的作用与发挥作用的方式。在古德曼的论述里,符号活动就是指称(reference)活动。两种最基本的指称活动是:指谓(denotion)和例示(exemplification)。然而指称既可以是简单的也可以构成多元复杂的指称,且有字面地指称、隐喻地指称;直接指称与间接指称。指谓涉及符号与符号所适用的对象之间的关系,符号代表(stand for)并指涉对象。而例示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指称活动,它是样本(符号)与属性(谓词)间的一种双向关系,样本拥有属性,且被属性(谓词)所指谓,例示是一种拥有并指称的状态。指谓与例示都是构造世界的方式。在符号的指称活动中,符号与所指项的关系无法割裂开来单独去理解,且符号并不是孤立地起作用,而是处于某类符号系统中,系统亦会发生变动,由此也带来世界的重组与更新。与此相关的符号活动主要涉及到对隐喻的讨论。

古德曼对隐喻的理解与解释最能呈现符号在构造世界中的重组作用,也就是说符号运作带来的创新性。隐喻也根源于符号活动,这涉及到符号与所指项之间的关系,具体来讲是符号图式(schema)和所指领域(realm)之间的关系。隐喻最终造成所指领域的重组,并同时引起标记(label)(符号)的重组,这是一种双重的呼应关系。在对待隐喻问题时,因将其从根本上视为一种符号运作,从而使通常人们认为的字面的和隐喻的这种二元对立关系趋于破裂。字面的运用只是符号系统的某种暂时状态,而隐喻代表了符号系统的重组与更新,由此也使世界得以重组。因此,可以说古德曼关注的正是已有的符号系统的运作(指称活动),而为什么会出现指称和能够指称并不是他要思考的问题。古德曼对隐喻的探索给出了标记与对象、符号图式与所指领域之间的一种紧密的相互作用模式,也可以说是符号与世界之间的相互作用。隐喻并不仅仅只是装饰性的修辞工具,而是我们让我们的语词从事多种第二职业的一个途径[12]隐喻是一种再分配和重新赋值,这是一种在具体的语言文化共同体中成功建立的一种符号指称活动。

四、结语

古德曼不仅关注艺术中的符号活动,而且还涉及到对科学及日常知觉中符号活动的研究。古德曼所做的工作似乎并未提出太多新的理论和知识,然而,却通过对各种符号活动或者说构造世界的多种方式的讨论将旧有的争论和问题进行了某种梳理与重构,尤其突出地表现在对许多概念间的二元对立状态的消解。比如,将哲学、艺术、科学都作为构造世界的不同方式。艺术必须完全像科学一样严肃地被当作发现、创新的方式,以及在理解力提高的广义上,被当作知识增长的方式艺术哲学应被视为构成形而上学和认识论整体的必须成分[13]因此,艺术不再被当作感性的、情感的、主观的东西与科学的客观知识相对待。因为艺术中的现实同样是现实,且艺术中的虚构,通过隐喻地使用,仍然适用于现实的世界,尽管是隐喻地适用。虚构与非虚构一样,以完全相同的方式在这些现实世界中起作用通过抽象作品的风格和情感,同样能有效地呈现出我们的世界[14]因此,如果日常知觉的世界是世界的一种样态的话,那么艺术带给我们的将是重新组构我们这个世界。由此,可以说艺术给予了我们观察世界的另一种方式,让我们重新发现那些被我们忽视的,重新将世界做出区分与统一。

古德曼不仅对科学与艺术之间的关系做出了重新的界定,还把风格与内容、情感与知识、字面的与隐喻的、虚构的与现实的、认识与理解等等之间的关系做出了新的澄清与解释。从根本上来讲,这都是基于符号活动及符号构造世界的思想核心。因此,可以说,世界就相当于世界样式,而世界样式就相当于不同的符号活动。世界是符号活动中的世界或者符号呈现出来的世界。古德曼的目的是推进一种系统研究,它涉及符号、符号系统以及它们在我们的感知、行为、科学和艺术中所发挥的作用,因而也是在我们的世界的创造和理解中所发挥的作用[15]古德曼给予我们的是一种思想方式上的转变,尽管他的思想中早已渗透进他人思想的精华与影响,然而,他对哲学所做出的贡献仍然是其留给我们的一笔巨大的财富。



参考文献

[1][]纳尔逊·古德曼.姬志闯译,构造世界的多种方式[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

[2][]纳尔逊·古德曼.彭锋译,艺术的语言[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

[3][瑞士]费尔迪南··索绪尔.于秀英译,普通语言学手稿[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

[4]安静.个体符号构造的多元世界——纳尔逊·古德曼艺术哲学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3

[5]MaryDouglas&DavidHull.Introduction[A].InMaryDouglas&DavidHull(eds).HowClassificationWorks[C].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1992.pp.6

 





[1][]纳尔逊·古德曼.姬志闯译,构造世界的多种方式[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7

[2] Mary Douglas&David Hull.Introduction[A].In MaryDouglas&David Hull(eds).How Classification Works[C].Edinburgh UniversityPress.1992.pp.6

[3][]纳尔逊·古德曼.姬志闯译,构造世界的多种方式[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8

[4]同上,第7

[5][]纳尔逊·古德曼.姬志闯译,构造世界的多种方式[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21

[6]同上,第3

[7]同上,第1

[8]同上,序言

[9][]纳尔逊·古德曼.彭锋译,艺术的语言[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2

[10]安静.个体符号构造的多元世界——纳尔逊·古德曼艺术哲学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3:83-90

[11][]纳尔逊·古德曼.彭锋译,艺术的语言[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2

[12][]纳尔逊·古德曼.姬志闯译,构造世界的多种方式[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108

[13]同上,第106

[14]同上,第109

[15][]纳尔逊·古德曼.彭锋译,艺术的语言[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