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学而报社》:俞吾金与这个时代
发布时间:2014-11-02  浏览次数:146

20141031日大多哲学学院的同学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却已经收到了辅导员的短信:“俞吾金老师今晨因病逝世,希望大家前往光华楼2401为俞老师折纸鹤祈福的形式寄托哀思。”甚至在周五上午的“逻辑学导论”结束时,邵强进老师也特别一提:希望同学们可以去抽空折一只千纸鹤。

打开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的网站却发现已经成为黑白色,顶部留下一份讣告。

在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连续三日的阴雨,却不料收到了哲学学院汪堂家老师因肝癌住院的消息,几经抢救仍是离开了我们。俞吾金教授离世来得突然,大多数同学甚至难以相信。直到正式消息登出时,带着一丝虚幻感才真真切切体会到了悲痛。几代的复旦学子都是听着俞吾金老师的名字进入大学,想象着当年其带队“狮城舌战”时的神话,又在多少人的书架上摆放着一册册俞老师主编的丛书。俞吾金老师培养的学生们都各自走上了工作岗位,有的甚至接过其衣钵继续在哲学领域深入探索,如今已是学界的著名教授。新入学的小鲜肉们还打算明年去听俞吾金老师讲《纯粹理性批判》的二模课,可再也没了机会。只是想起俞老师离世时,仍会觉得是那样痛心疾首。

俞吾金老师的思想与整个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紧密结合。他的人生经历过时代的风雨,他的思想则死死关注着这几十年来的中国现实。草草计算他主编、出版的著作有43本,各类学术论文、书评、散文500余篇,而在今年8月他的代表作《意识形态论》又得到了再版。俞吾金老师注定是要在中国当代哲学史中留下一笔的。

1948年俞吾金老师生于浙江萧山临浦附近的下门村。由于父亲在上海南京西路的中国照相馆工作,十岁时他便随母亲搬迁到上海,住在离南京路和西藏路痕迹的牯岭路103弄。后来考取了淮海路附件的光明中学。

19666月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打破了无数学子的大学梦。那时,俞老师被分配到上海电力建设公司第一工程处工作。因而当1977年高考招生制度恢复后,俞吾金老师进入了复旦大学哲学系。尽管他的主要兴趣在文学上,新闻是第二志愿,但渐渐才发现自己真正的兴趣在哲学。当时,与俞吾金一同考入复旦哲学的还有吴晓明。时任两人班主任的余源培教授回忆起来“这都是两个出色的学生。吴晓明有灵气,而俞吾金刻苦。”

在硕士阶段,俞吾金在导师尹大贻的带领下开始主攻德国古典哲学,论文题为《黑格尔的理性概念》。1983年哲学系的六位研究生(博士生:谢遐龄、陈奎德、周义澄;三位硕士生:俞吾金、安延明、吴晓明)共同起草了一份以现行的哲学教科书为批判对象的《认识论改革提纲》,在桂林会议上,《提纲》遭到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萧前等的批判,甚至还有别有用心的人将其与“精神污染”联系起来,从而使学术讨论变成政治讨论。这就是当时哲学界著名的“六君子事件”。

1984年以后俞吾金毕业并在复旦哲学系任教,1988年作为联合培养博士生赴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哲学系留学,师从伊林费切尔教授系统研读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作品。

19938月闻名全国的首届国际华语大专辩论赛于新加坡召开,其中复旦大学辩论队教练兼领队即是俞吾金老师。正是在俞老师和王沪宁老师的带领下,复旦创造了团体冠军奖的辉煌。随后出版的《狮城舌战》开时代之先声,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大学生辩论的热潮。

1995年俞吾金老师成为了复旦大学的哲学系主任。在任期间他提出了“以改革开放的大思路,促进哲学系大发展”的口号,起草了《复旦大学哲学系课程体系改革方案》,为如今的复旦哲学系奠定了无可替代的夯实基础。

2001年俞吾金、张庆熊、吴晓明等人接待了来访复旦的哈贝马斯,并邀请哈贝马斯担任复旦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顾问,并为核心刊物《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评论》题词。2004年理查德罗蒂来访复旦时又与俞吾金教授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在2013年他又接待了法国当代著名法国哲学家和社会理论家、国际马克思大会主席雅克比岱。俞吾金教授为复旦哲学的学术水平以及其走向世界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当我们真正想起俞吾金老师时可能很难记起他的那些事迹,但是他所主编撰写的每一本书都将留存在历史之中,成为中国学人永远的典范和精神的养料。每个复旦哲学系的学生都乐于去置办几本西方哲学通史,作为重要的学习参考资料。殊不如这十卷本正是俞吾金老师领头主编的研究成果。在我们选修的众多国外马克思主义的课程里《二十世纪西方国外马克思主义》、《二十世纪哲学经典文本》都成为当之无愧的教材。而2014年俞吾金老师又集合全系的教师出版了一整套《当代哲学经典》整理了国内国外自20世纪以来最重要的哲学文献,其视野之广,内容之深,开一代风气。

如今俞吾金老师离开了我们,但他所留下的文字会永远地留在历史之中,永远地滋养着一代代学人。或许生活的确是没有逻辑的,没有人可以在自己的人生中全身而退。但是我们始终已各种的方式在厮杀,在拼搏,为整个世界作出自己的贡献。一切回到了俞老师20岁所写的诗中,那时他还是如此年轻:

夜,

无情而冷漠的夜,

用嫉妒的双手,

把周围的一切,

锁进更深的静谧中。

犹如吝啬的守财奴,

把珠宝锁进坚实的铁箱一样。

独有他,

不倦怠的他,

还在潜寂中踯躅。

(节选自俞吾金《生活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