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复旦大学教授俞吾金:哲学赋予你选择的眼光
发布时间:2014-11-02  浏览次数:107

  “生活是由一系列三岔路口和选择构成的,选择需要眼光,而眼光则来自哲学!”

  ——俞吾金

  复旦大学官网31日宣布,哲学学院教授、复旦大学现代哲学研究所所长俞吾金因脑肿瘤医治无效,于1031日凌晨5时去世,享年66岁。

俞吾金其人

     俞吾金,19486月出生,浙江萧山人。1977年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1984年留系任教,1992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93年晋升为教授,1995-1999年担任复旦大学哲学系主任,1997-1998年为哈佛大学访问教授,2005年被评为首届人文社科长江特聘教授。

俞吾金其事:曾为“狮城舌战”辩论队总教头  

作为我国哲学界首位长江特聘教授、两个全国重点学科研究基地的领衔人、国务院哲学学科评议组成员,俞吾金在学术圈内已声名赫赫。但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他还是1993年轰动全国的“狮城舌战”复旦辩论队总教头。

  1993820日,复旦大学辩论队代表中国出征新加坡首届国际大专辩论会,连克三城,斩获冠军,举世轰动。一时间,当时参赛的辩论队员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姜丰(担任一辩)、季翔(担任二辩)、严嘉(担任三辩)和蒋昌建(担任四辩)等人新加坡的精彩表现引发了全民辩论的热潮。不仅如此,当时为这批学生做辩论辅导的教授阵容也堪称豪华。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的王沪宁、曾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的秦绍德、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俞吾金、吴晓明、张汝伦等人先后对这批参赛选手进行了辅导。俞吾金作为复旦大学辩论队教练兼领队,王沪宁任辩论队的顾问。

  辩论队的四名复旦青年成为当时许多人心目中的偶像,至今仍是“70后”、“80后”一段共同的青春记忆。作为当年这场舌战风云的幕后英雄之一,俞吾金参与了复旦辩论“梦之队”的召集、训练和比赛的整个过程。201373日,俞吾金还向记者回忆了其中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

  19933月,复旦大学接到通知,参加首届国际华语大专辩论赛,俞吾金受命担任辩论队的教练及领队。同时,招募辩手的消息也在静谧的复旦园激起热情。“有108名同学报了名,我们经过一轮轮筛选,最后剩下6个人。”又经过1个多月的训练,最终确认了4名主力和两名替补队员的阵容,并接受严格训练。“先后请了30多位教授为辩手们做了50多场讲座,各个学科内容都囊括进去了。”8月,俞吾金与王沪宁带着4名辩手奔赴新加坡,一周舌战,终于捧回冠军队和

  在新加坡一共九天时间,连续辩论了三场,王沪宁事后回忆称“搞得人困马乏,精疲力尽”。第一场与实力强大的剑桥大学队辩论“温饱是谈道德的必要条件”,复旦是反方,要论证“温饱不是谈道德的必要条件”。取胜后,与悉尼大学队辩论“艾滋病是医学问题,不是社会问题”,复旦又是反方,再次取胜。最后,决赛与1988年的老对手台湾大学队辩论“人性本善”。也许是复旦无意间继承了中国知识分子喜欢反对的特点,再次化身反方……这次辩论,复旦戏称是自己“一反到底”。

  新加坡报纸在比赛前曾经发表评论说:这一次是复旦大学队重演历史呢?还是台湾大学队雪耻呢?大家拭目以待。如此舆论环境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两队的心态和人们的期望值。结果,复旦队员们战胜了台湾大学队,夺得冠军。当时,复旦杨福家校长有一次来看辩论队员的时候说:“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到今年8月,“狮城舌战”已经走过21个年头,当年的辩手已经各奔前程。去年此时,俞吾金曾向记者表示,复旦辩论队会重回母校聚首,“我建议每位队员写一篇文章,记录下20年来的所思所感”。如今,狮城舌战往事虽历历在目,只是斯人已不再。

  “我们批评读书无用蕴涵着一个观点就是读书有用。其实,有两种读书方式:一种是带着目的去阅读,我称之为功利性的阅读。比如你要做一篇博士生论文,就要去找相应的资料。你要解决问题,就会围绕这个问题进行阅读;另一种不带目的,我称之为非功利的阅读或‘散步式’阅读。兴之所至,随意看看翻翻,有时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有目的去阅读总会受到既定的视野的限制,看不到另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这几年我开始写中国哲学的东西,有了过去‘散步式’阅读中国哲学的基础,并不觉得特别困难。我现在做学问就比过去自由多了,觉得很多研究主题都是可以打通的,学科的界限是人为划定的。你现在称呼这个领域是物理,那个领域是化学,实际上都是人自己设定的。所以,并没有什么“跨学科”,不如说,人们只是突破了自己以前规定的学科界限,仅此而已。”

  对于哲学在当下中国的意义,他如是说:“当下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过程中,更需要有哲学的眼光,高瞻远瞩地看问题。就国家来说,当今缺乏的正是思想和理论。比较一下,欧洲18世纪的启蒙时期就出了多少思想家!按照德国诗人海涅的说法,从17801820年,一大批思想家从德国冒了出来,堪谓群星灿烂;就个人来说,生活是由一系列三岔路口和选择构成的,选择需要眼光,而眼光则来自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