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郁建兴教授在俞吾金教授遗体告别仪式上的纪念发言(全文)
发布时间:2014-11-07  浏览次数:259

(郁建兴: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授;俞吾金教授指导的博士生)


 今天,我们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在这里送别我们敬爱的俞老师!一朵朵白花,一片片黑纱,一排排花圈,一副副挽联,都寄托着我们四十多位俞门弟子,以及无数受到俞老师思想恩泽的学生的无限哀思!


 帕斯卡尔说过,人只不过是一支会思想的芦苇。作为芦苇的肉身,人是那么的脆弱。我从来没有想过,高大魁伟、诙谐幽默的俞老师,会与死神相连。这些天,我一直在想那个想不通的问题,那么强大的俞老师,怎么说生病了就生病了,说严重了就严重了,说恶化了就恶化了,说没有了就没有了。是地狱里的恶鬼太狰狞,需要俞老师去教化,还是天堂的圣人太寂寞,需要俞老师去陪伴?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恶梦,梦醒时分,这些令人肝肠寸断的情境就不复存在了。俞老师,我们舍不得您走,这阵阵哀乐,撕扯着我们的心;这大哭嚎啕,这嘤嘤抽泣,都是在告诉您,我们舍不得您走!


 帕斯卡尔的话还有第二层含义,就是脆弱的肉身有其伟大和不朽的地方,这就是人能够思想。作为哲学家、哲学教育家的俞老师,无疑是这伟大者中的伟大者。俞老师学淹中外,识古贯今,功力深厚,思想敏锐,是当代我国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之一,是德国古典哲学、马克思主义、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等领域研究的重要代表。俞老师勤奋治学,勇于创新,服务同道,关爱后学,在学术界享有崇高声誉。俞老师脆弱肉身中的精神世界,无论论长,论宽,论厚,都堪称辉煌,归于永恒!今天,那么多的大报网站刊登悼念俞老师的文章,那么多的名宿大儒,学界同道,亲朋好友,青年学子,都来为俞老师送行。这巨大的哀荣,源自俞老师的道德文章,源自俞老师巨大的学术贡献和人格力量。


 俞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的道德文章将会永存。俞老师是哲学家,他比许许多多人都更深刻地体悟过生命、生活的意义和价值。我常常这样安慰师母,安慰自己。可是,这终究弥补不了我国哲学界的巨大损失,终究改变不了我们失去导师的残酷事实。为此,我们才如此悲伤,如此不舍。我不知道,俞老师的病,与他的辛勤,与他的拼搏,与他的劳累,有没有相关性。如果它们之间存在着相关性,那么,我们宁愿不要这些著作文章,不要这些成就,不要这些哀荣,我们要一个健健康康的俞老师,要一个普普通通的俞老师,他会去菜场买买菜,陪弄堂里的老头下下棋。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日益趋向于有神论,真心希望有那个世界。那个人们去了都不再回来的世界里,有光,有温暖。俞老师在那里与康德、黑格尔、马克思,与孔孟老庄论辩、交游。


 在痛失爱女后,俞老师曾多次与我们说到他的歉疚,他愧疚于陪女儿的时间太少。如今,俞老师可以弥补这个歉疚了。臻臻,你有福了,你爸爸将会永远地陪着你。


  7月的时候,在俞老师患病后,全国各地学生都赶来探望,为俞老师祈福,上海的同学更是组成“俞门陪护小组”,日夜陪伴在俞老师的病榻边。以后,俞门弟子不会解散,我们将相亲相爱,勇猛精进,把俞老师热爱的事业不断推向前进;我们将更加孝敬师母,做随时在师母身边的孩子,以告慰我们敬爱的老师。


   敬爱的俞老师,您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