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貌宛然 英灵长存——基础医学院师生沉痛悼念俞吾金老师
发布时间:2014-11-07  浏览次数:151

 

 著名哲学家、首届人文社会科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全国优秀教授、国家级教学名师、复旦大学资深教授俞吾金离世的消息传出后,所有与俞老师相识的师友,聆听过俞老师教诲的学生无不哀痛神伤,难以自己。

 就在上学期,我院闻玉梅院士从增进医学生人文素养的思考出发,想开设一门《人文医学导论》课程,希望以人文医学为切入点,以学科交叉、整合的方式对人文医学作初步介绍及讨论。为医科生进入专业学习前进行医学哲学思维及医学道德等方面的教育,同时也希望能以全新的视角为青年教师在人文医学知识的积累及运用提供良好的示范。

 这一想法与俞吾金老师、彭裕文老师一提,三位老先生一拍即合,随即就携手开设了这门“书院新生研讨课”,为本科生开讲了“医学人文”。于是,在之后的每周五下午,三位老先生就会轮番站立在光华楼东辅楼605教室的讲台上,与学生一同研讨医学的人文精神。俞老师还做了五次专题授课,分别是:“生命与边缘状态(医学与文学)”、“自我与心理需求(医学与心理学)”、“主体与人格尊严(医学与法律、伦理)”、“人体与美的世界(医学与艺术、审美的关系)”、“个人与终极关怀(医学与宗教、哲学的关系)”。这些教诲不仅对于医学生,同样对于从事医学教育、管理工作的青年教师也是很好的学习过程。

 闻玉梅院士说:“俞吾金老师与我们在今年初共同开设了《人文医学》,这门跨文科与医科的课程,具有探索性与创新性,他为此付出了很多很多。在6月份出国前,他代表我们对每位选修的同学报告,一一从思路、文字及水平作出了评语。在为同学们制作的卡片上,他与我们共同签名留念。他对培养学生的深情,必将深深打动这些学子。”本来,这门课明年仍要继续开讲,但不想已成绝响。

 忆师清泪如铅水,俞老师是当之无愧的一代大师、一代人师,无论风骨和学问都堪称一流,他在回顾自己学术生平时说过:“教书育人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如今他驾鹤西去,全校师生无不沉浸在深深的悲痛和追思中。

哲人远行,风雨同泣;斯人已逝,精神长存!


   特附上选修《人文医学导论》课程的学生对俞老师说的话:

 文学,心理学,文学,美学,宗教。俞老师不管在哪一个话题都旁征博引、娓娓道来,从方方面面带我们看医学,谈人生,讨论的时候认真倾听我们每个人或许幼稚的发言,并且记笔记,一个个回应。有次,我在课后找俞老师聊天,他本来还有一个会要开,却在校园的路边与我充满热情地说起来,用他敏锐的眼光和严谨的逻辑指出一个个我们习以为常的错误,后来耽误他开会,他却因为不能和我好好聊聊表示歉意。那一瞬间我感受到这位长者的儒雅,学者的谦恭,这力量是震撼心灵的。

 今年六月中旬,我因为去光华楼哲学系资料室找一本书又遇到俞老师,他听说我还对哲学很有兴趣,十分开心。后来我才知道,俞老师的病在6月8日就确诊了,现在每每想起他那时对我的笑容,那么温暖有力、鼓舞人心,总忍不住要流泪。

 我们真的算是俞老师最后一批学生了吧,多么不想拥有“最后”这份荣幸!很多同学还没机会认识他啊!前天去到俞老师的办公室吊唁,偌大的房间我独自立着,又想起老师的音容笑貌,突然觉得再伟大的生命也如此脆弱,医学如此无力。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学期,但这位先生必定叫我铭记一生。我相信这样一位思想者一定离开得从容坦荡,天堂会是个温暖的地方,他正与哲学的先辈们促膝长谈。

——王一婷 基础医学院13级临床医学五年


 得知俞老师去世的消息之后,心痛了一早上。上学期还跟我们一起探讨问题,引导我们思考的老师,就这样离开我们了。还记得,课堂上,探讨问题时,俞老师总是能以他独有的犀利却又不失风趣,另人折服的言辞一语中的。同其他两位老师一样,俞老师对我们可以说是,非常的“慈爱”。把我们学生看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悉心教导,知无不答。有着足以被称作大师的才华,跟我们学生交谈的时候却丝毫不会让人觉得有距离感。可能,所谓“真正的大师”就是如此吧。

——陈霆 基础医学院13级临床医学五年


 记得俞老师的耳朵不大好,大概是要用助听器的程度吧,但是他还是坚持要听清我们每个人说的话,微微侧耳向说话的那个人,听的一脸专注。

 上课是在光华楼东辅楼六楼,每次上下课都要搭乘电梯,有时遇到俞老师,明明我们作为学生应当让老师先行的,他却总是礼貌地让我们先走。(很碎片化的描述,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谢昀 基础医学院13级临床医学五年


 惊闻讣告,在组胚教室外有些愣神了,虽然只有一门课——《人文医学导论》的缘分,但也感到十分扼腕和难过。上课时就强烈地感受到他是一个多么有大家风范的智者,交谈时风趣而儒雅,治学时严谨而谦逊。现在回忆他曾今的教诲,感到自己当时理解的还是太少太少。只能说太突然,音容笑貌还历历在目,而明信片上的签名竟成了绝笔。

——刘泓源 基础医学院13级临床医学五年制


 我一直认为,在这门课里,最谦虚,最认真,最勤奋的人是俞老师。每次当我试着追忆关于俞老师的点点滴滴,最先闯入脑海的总是他在同学发言时一次次埋头记录,或者极其细致地一个个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时专注的神情。不管谈到什么问题,他总可以鞭辟入里,滔滔不绝,好像忍不住想把自己心中那个宏大的世界呈现在一群稚嫩的学生面前,让人不忍打断。面对这样一位儒雅的学者,一个谦逊的长辈,我们总是如沐春风。

 每个个体终会消逝,但生的精神将得到传承。不能接受俞老师更多的教导是永远的遗憾,但是这短短半学期的交集将长久地鞭策着我,提醒我该如何生活。

——余方舟 基础医学院13级临床医学八年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