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学生风采首页  学生园地  学生风采

Sophianswer丨这些年的“社死现场”:)

时间:2020-12-01

昨天

我们讨论组面对面建了个群

我啪一下改好群昵称

被大兄弟私戳才发现原来是把群名改成了自己的名字

我说完了完了,这下要社死了

没想到这个同学嘿嘿一笑,说:“就这?

我一听就知道有故事

让他凭亲身经历讲讲什么才是真的社死

他清清嗓子,幽幽地说:

当今社会,

给大学生的各种机会都很稀缺,

唯独社死的机会例外……”

本期sophianswer

我们一起康康哲院人花式社死的经历叭

一些必读注释:)

*注释:对于何为社会性死亡的说法,实际上还是没有学术界的公认的。根据豆瓣「社会性死亡」小组的定义,社会性死亡专指“在除去亲密关系的人类面前,做出了无比尴尬丢脸的行为,只想入土为安,这便是社会性死亡。” 对于当事人来说,让自己尴尬到原地去世的阈限随个体而变化,有些friend觉得务必恐怖的社死现场在另一些比较粗线条的小伙伴那好像只是轻微的不适。而对于吃瓜群众来说,社死程度也会从“就这?”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再到“我尴尬的脚趾头抠起”,极度社死的现场会让人共情到生理不适。

#01 尬的脚趾头微微蜷起

1.1疫情期间躺在沙发上上网课,上的有些乏了就放声高歌提提神,结果唱着唱着发现突然好多同学来戳我说:你麦没关哈哈哈哈哈,我马上闭嘴,然后老师点了我的名字并提议大家打开麦为我鼓掌:)

@一只鸟

1.2上课迟到后偷偷从后门溜进教室,坐到最后一排。坐下后才发现身边坐的是助教,他还看向了我。”

@小屁股

1.3为了督促青年大学习打卡,把拍一拍改成了“青年大学习做了没,结果被导师拍了一下。

@反叛缪斯

1.4室友在寝室里打电话,只听他非常热情地用常德话来了一句“生日快乐啊!,接着开始唠嗑。不料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室友幽幽地说:不好意思,打错了。

@我不擅长起花名

1.5等女朋友买饭回来,我一直朝一个方向扭头。在自习室见过几面的学姐以为我在直勾勾地盯她,主动和我打了招呼。(虽然那个学姐人很好,但以这种方式和我打招呼,让我感觉自己好痴汉)”

@八爪鱼

1.6上学期网课因为转专业而一人骑二马,上一个系的课的同时也在听另外一门课,结果被老师点了,老师听到我在听别的课。还有一次跟我爸吵架:‘我要转专业,我不上两个课怎么转啊?你给我转?。结果忘记关麦,全班听到。

@亚比一号

#02  尬的脚趾头紧紧抠在了地上

2.1这题我会!!!在大澡堂洗澡,洗头洗到脸上全是泡沫睁不开的时候突然一卡通没钱了。。。。。关键是旁边没人你知道吧???我就像瞎子一样光着身体摸索到前面一排乞求同学借我刷一下卡。。。。。。过于尴尬到想要当场哭出来。。。

@平日角度

2.2上课看到一个很心动的女生,但是一直不敢上前要微信。有一天在食堂遇到她,终于鼓足勇气上前问她同学你好,我和你在xx课一个班,能认识一下吗?她说:不能’”

@我想谈恋爱

2.3有次可乐倒在桌子上,擦干净了之后去厕所洗手,洗好手发现后面有个男生直勾勾看着我(后来想了一下他应该是处于震惊到抽离的状态),我吓得大叫,然后才发现这是男厕所灰溜溜地跑出去了。。”

@moonlight

2.4因为工作群太多,养成了一个随手备注工作群的习惯。结果手滑点成了改群名……在全校大群面前明目张胆地把群名改成了'无聊工作群:xxxx',以及居然没有人提醒我也没有把改回来……”

@尬王本王

2.5我记得我前几年有一次年轻不懂事路上踩银杏玩,一脚一个吧唧吧唧的很爽啊!回到教室里面,一开始还好,上着上着觉得有一股不可名状的粑粑味从我的脚底席卷了整个教室,一时教室里骚动不止,周围的同学都看着我,我当时恨不得把我的鞋子脱下来从窗户里扔出去呜呜呜”

@银杏PTSD患者

2.6课上收到了朋友给的红包,结果音量键开到了最大!点击的一刹那我便想死的心都有了,教室一片寂静,人群上空回荡着收红包的音效声。请让我躺平任嘲吧...”

@怎么好好发展

#03  尬的脚趾头抠出了龙岭迷窟

3.1大二的时候上军理嘛,早八的课,我七点迷迷糊糊来到三教坐在最后一排开始补觉。一不小心没刹住睡熟了!!然后!!我就感觉有个人拍了拍我!!我迷迷糊糊醒来,发现是个没见过的老师!!!!然后这个老师说:“诶这个同学从来没有见过啊上课睡得这么香还打呼噜,起来回答一下?我凑!!进错教室了!!!!!我当时整个人嗡的一下清醒过来,然后后悔没有嗡的一下当场去世。

@别别别

3.2在光华楼上专业课,想要喝可乐却把环拉断了,我坐在第一排,试图拿笔去撬,爆了,浇到了讲台老师的讲义上。

@我什么时候才能暴富

3.3有一天,在教室最后一排玩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点到了‘给最好的ta’的恶意插件,手机以最大音量发出不可名状的声音。老师顿了顿,说现在小伙子这么饥渴的吗?’”

@老犬儒

3.4有一次我和女票逛商场,出电梯的时候挽手挽错人了。我走了几步才发现,那个妹子震惊地看着我,全电梯的人也都在看着我们,当然,也包括我女票。

@山竹考拉

3.5在票圈看到沙雕小视频,屁颠屁颠发给朋友,结果隔了好久他也没回。三天后赶ddl翻工作群,一眼看到了自己硕大无比的沙雕视频,且整个群从那天起就冷场了……

@stayrich

3.6心情特别好,一边刷手机一边开门进寝室,走到自己的桌子之后打算放下书包,突然发现桌子前面坐着个陌生人。直到他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向我问好,我才发现原来是自己走错了楼层。

@齐了个平

3.7海底捞过生日,大家都懂吧。

@软糖

3.8耿老师拍了拍我。。。。。。。。。。:)

@wqy

3.9上完很有怨气的一堂课,我发了条类似于学习有什么好的打游戏它不香吗?的朋友圈。刚发出去没几分钟被老师抓去谈心。后来觉得很不对劲翻了翻朋友圈,才发现我选中的不是不给谁看而是提醒谁看。”

@高呼吾名阿萨sin

3.10聚餐的时候大家合照,没有人发现我出去上厕所。

@光头黄

3.11这学期第一次上邓安庆老师&郝兆宽老师的课,躲在最后一排听课,旁边坐着一个人很像蹭课的博士。我称呼他一口一个“同学,直到邓老师说下面有请郝兆宽老师时,他走了上去……

@求生欲使我匿名

生活中并不缺少社死,

只是缺少发现自己社死的眼睛……”

同学如是总结道

我微微一笑走出刚刚几分钟里脚趾在地上抠出的柏拉图洞穴

勇敢地踏上了前往下一次社死的道路

只要你够(优)秀,

社死就永远是进行时……”


鸣谢丨所有接受采访的匿名同学们

制图丨沈周昀

采访丨徐雨彤蔡思涵岳泽民 李松哲 王沁雨

文案丨李松哲

编辑丨王沁雨

责任编辑丨王沁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