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光华人文基金学术交流台湾大学文哲教授系列讲座顺利举行
发布时间:2014-11-19  浏览次数:708

复旦光华人文基金学术交流台湾大学文哲教授系列讲座顺利举行

  1 111~14日,台湾大学哲学系文哲教授Christian Wenzel应我院邵强进老师之邀来哲学学院进行四场以“康德论意志、美和数学”为主题的系列讲座,该系列讲座得到2014年度复旦大学文科科研处“人文基金”学术交流项目支持。

    文哲教授是美国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数学博士(1990),德国乌帕塔尔大学哲学博士(1999),专业研究方向为康德哲学、数学哲学、语言哲学和中国哲学。他曾于2009年获得台湾最高科研奖“学术研究奖”,为第一位获奖的外籍学者;现任台湾大学哲学系专任教授(2009-),德国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大学哲学系兼职教授(2002-)

    首场讲座题目为“康德论想象力、美和数学中的天才”文哲教授在康德先验哲学的框架内探讨了“数学能否是美的?”和“数学领域是存在天才?”的问题。他指出康德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并不一致:前期,康德对这两个问题给予了肯定回答,但在完成了《纯粹理性批判》后,康德就改变了想法。文哲教授认为这一改变可以从以下几点出发来考虑:(1)康德对感性和知性的区分;(2)美的某种无法表达性和无限性;(3)康德对想象力的研究和(4)《判断力批判》中对主观和客观合目的性的区分。

    第二场讲座以“康德论美与丑和善与恶”为题,由林晖老师主持。康德《判断力批判》中提出的美学理论主要关注于关于鉴赏的肯定判断,而不关注否定判断。据此,文哲教授提出了“康德对肯定判断的分析是否对否定判断也同样适用?”、“是否存在‘主观的普遍性’以及是否‘无目的的合目的性’对关于鉴赏的否定判断也同样适用?”以及“是否关于鉴赏的否定判断具有先验地位以及是否纯粹?”的问题。对此,有些研究康德的学者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文哲教授这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在康德的框架内,关于鉴赏的否定判断是先验的。文哲教授还将这一问题与恶的行为的问题作了类比,道德的“否定”行为也必须被理解为自由的和先验的。当做出恶的行为时,自由是必须的。

    第三讲“康德论自由意志”由Guhe老师主持,许多对此话题及伦理学感兴趣的老师和同学前来参加。教授首先介绍了近半个世纪来“决定论”观点的再次复现,其理论基础乃在于对严格的因果律之遵循。康德是以“二律背反”的方式论及自由意志与决定论的;从其先验哲学的观点出发,他认为自由不是外在的指引,而内在于理性的客观性之中。文哲教授对此进行了文本解析,虽然他不甚赞同可以先验的方式能够处理自由与决定的矛盾,但也同时结合了现代量子物理等科学观点对完全决定论进行了反驳。参加讲座的我院孙晓玲老师就自由意志的基础等问题与文哲老师进行了探讨,教授很欢迎学者之间的讨论交流。

    第四讲是“自由意志”与“决定论”问题的继续展开,主题围绕“我们是否可以既接受决定论又肩负起道德责任?”主持人陈伟老师认为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并问及文哲教授是否已经有了协调方案。教授回应,在西方哲学史的观点看,自由意志与决定论都关涉于道德责任的问题,从亚里士多德、斯多亚派、卢克莱修到奥古斯丁都探讨了两方面的问题,背后关注的是善与恶的伦理问题。早在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中就显示出“可能性”、“偶然性”的重要性,但这并不能被称为自由。教授举盘子为例,当举起一只盘子并放手,它就会“自然”落地,它被决定而“可能已经破碎”;但如果它没有摔碎,也还有其他的原因“决定”的。曾有一个更形象的比方是“人形如一片正在飘落的叶”。因此有学者说:自由是一种虚幻。

多数同学对此观点有些疑惑,试图通过分析其前提来进行反驳;但多为一种“凡有其原因而被引发的”就可称为“决定的”这样的强决定论观点所拒斥。文哲教授并没有直接给出一个方案,而是引起了问题的思考:我们如何既依道德而行,又可以给出一个更好的关于自由意志的定义?教授认为这类问题是少有“正确答案”,而老师的任务也正在引发同学们自己去进行理智的探索。他在与同学们的交流中,鼓励保持一种对“问题”的好奇心,要留有深入思索与讨论的“free room”,他也是以此而身体力行的。

        (执笔:刘明亮 肖德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