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奥古典音乐传统里的启蒙旋律——记哲学学院Sophia人文节系列讲座第三场
发布时间:2016-04-23  浏览次数:69

2016422日,由哲学学院分团委学生会主办的第17Sophia人文节系列讲座第三场莫扎特与启蒙H3108圆满完成。哲学学院宗教系魏明德教授带领我们由莫扎特的音乐之路走回启蒙时期,并在这条路上享受音乐和思想的交相呼应。

讲座伊始,魏老师向我们简要介绍了选择这个主题的原因。老师认为以莫扎特、音乐为指引,可以为——为什么会有“Enlightment”这样一场运动,它对人有何启发——等重要的问题提供一些颇有意义的思考。切入主题,老师紧承启蒙运动复杂性这一话题进行了多面向分析。从神学和历史的角度来看,莫扎特处于启蒙运动的晚期,这时期运动者开始使用更多的手段音乐、图画等,关注的对象也更多地转向平民。顺此,莫扎特的工作体现了启蒙的革命精神。这时期启蒙运动体现出的突出特点是平衡性、可发挥性及对理性的高度评估。在这样的背景下,人并不是代表理性的一个主题,理想、希望、感情等也逐渐醒来。而莫扎特音乐中的冲突——理性与秩序、反对理性和秩序——得到了调和与深化。在他的音乐中,我们听到了两个莫扎特:一个高度代表理性和启蒙,一个即将超越理性和启蒙。

紧接着,莫扎特《C大调加冕弥撒第三部:信经》在会场响起。在圣灵感孕部分,莫扎特以大量音程的起伏,把神描绘成起伏的曲线——“他因圣神由童贞玛利亚取得肉躯,而成为人。即使在十字架上部分,曲调平稳但不压抑,可以听出其中强烈压制中隐藏的对神的工作的重视,为复活的勃发蓄势——“他在般雀比拉多执政时,为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受难而被埋葬。总而观之,莫扎特更关注的是神的喜悦。相较之下,巴赫在他的《B小调弥撒第二部:信经》中,则是以强烈的压抑,达到了似乎难以呼吸的效果,且愈演愈烈,表现出神的痛苦。所以,尽管莫扎特直言自己的灵感源自巴赫,二者因时代、精神的差异故差别益显。由此可见,启蒙是什么?大概在莫扎特那里,它是人类的发展,相信人类通过理性的习得和知识的组织能够进步,并且认为真正的知识来源于观察和逻辑,并不是来自传统、推断或灵感。人是超越理性的,把理性奉为信仰实际上是人的堕落。

魏老师接着指出,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通过理性我们能知道多少?理性本身的限制在哪里?老师以莫氏《C大调第25钢琴协奏曲》为例,向我们展现莫扎特思想中理性和对理性的怀疑的平衡。曲间三部,大小调的切换,仿佛是两个莫札特从乐观到悲观、从肯定到怀疑的矛盾交织完美展现出了启蒙精神和对启蒙的怀疑。老师说:莫扎特是启蒙到浪漫主义时期的先驱,如同康德是最后的启蒙哲学家也是理性主义的过渡人物一洋。他把理性纳入音乐,相信生命中最强大的力量不是理性,而是人本身,其最有力的体现形式就是艺术。

艺术于人,充斥着改变自己、使自己变得更美好的巨大力量,而其中最为伟大和纯粹的力量就是音乐。正如席勒在《美育书》中所说:音乐,在最为壮烈的时刻,比会变成纯粹的形式,并且用一种古老的宁静的力量感染我们。音乐中,科学与艺术相互交织、平衡在莫氏的歌剧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在《费加罗的婚礼》中,费加罗由音乐感染了伯爵,终与爱人步入婚姻的殿堂。这其间不仅贯穿了明显的传统习俗的意识,还有不断上升的角色的自我意识体现了对社会秩序的塑造、肯定和反抗。而在《唐·乔万尼》中,醉心于计较,对获得的不断追求带来的确是越来越空虚。他的错误在于低估了在宇宙中超越物质和感官乐趣的可能性,代表着浪漫主义的一大反例。更为直接的展现音乐力量的作品无疑是《魔笛》。在《魔笛》中,音乐就是魔力,音乐的美不在于冷酷的理性主义,也不在于炙热的情感,而在于激情与形式的结合。男女的结合才能克服黑暗反映出科学与艺术的交织,这种结合本身便会创生出伟大的作品。可以说在这些歌剧中,音乐才是最重要的角色。

讲座最后,老师总结道:莫扎特通过旋律和和谐来构建自己的世界。启蒙的思想会被代替,想像力会变得比冷酷僵硬的经验事实更为重要。音乐最能代表爱与力量希望大家在音乐欣赏的道路上永不驻足。讲座在音乐和思想的交织中渐渐接近尾声,在提问环节中老师对现场同学提出的关于亨德尔及莫扎特音乐的快乐结局等问题进行了耐心解答。通过这场讲座,同学们受益匪浅,对莫扎特与启蒙及其关系有了更深入的思考。讲座暂告一段落,哲学、音乐之路却绵延不绝。让我们牢记魏老师的鼓励,在音乐和哲学的陪伴下热爱生活、品味世界!



哲学学院分团委学生会

2016年4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