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 | 哲学+音乐=?
发布时间:2016-05-02  浏览次数:156

·极致 理性 or 感性 | ·抽象 认识 or 感知

二律背反之谜

另一种和弦 能否破解



哲学+音乐 将意味着什么?

Philosophy&

哲学+


出品: 复旦哲院学生


本期音乐由孙页、何睿宸推荐

Symphony No. 4 in E Minor, Op. 98 : I. Allegro Non TroppoHerbert Von Karajan;The Philharmonia Orchestra---[replace by 990];Wilhelm Backhaus - Classical Chillout Vol. 4: Haydn, Mozart, Schubert, Tchaikovsky, Verdi, Bach, Beethoven, Brahms, Chopin, Handel

他们说

PHIL&MUSI

孙页

哲学学院2014级研究生 中国哲学


复旦大学管乐队、交响乐队成员 担任双簧管演奏


哲学兴趣:中国哲学|西方哲学

音乐偏好:古典乐

乐器演奏:双簧管


我承认,书籍终归是无法被取代的。但某些强烈的生命情感,似乎只能用音乐来承载。当我们对古典乐产生强烈而又细腻的心理感应时,古典乐对人的升华作用是非常明显的。它承接并发展了我们的生命情感和理性认识,使混沌变为力量,使我最终能够成为我。如果我们学习哲学的理由是为了把最宝贵的岁月用在最美好的事物上,那么我们对古典乐的热爱是与此不相违逆的。


俞友宸

哲学学院2012级本科生


曾任复旦大学

爱乐协会会长


音乐偏好:古典乐

我对音乐理论很感兴趣,直觉让我感到纯音乐层面的分析更能帮助我接近音乐作品。而哲学,则一定程度上帮我建立了对音乐的某种信仰在大一时偶然读到彼得·基维所著的《音乐哲学导论:一家之言》,这本书以英美分析哲学的理路谈论了一系列最最基本的音乐哲学问题,如情感理论、形式主义等,当时给我留下的印象还挺深。我并不觉得音乐完全是以我们听到的演奏或是看到的乐谱为基础的,它似乎不仅仅是由人类活动而产生出来的空气震动


何睿宸

哲学学院2015级本科生

“上海市高中生音乐节”创始人

音乐厂牌SUMO MUSIC签约制作人 至今发行三张专辑

校园原创音乐大赛决赛选手

现筹备音乐组合SOUL OREO

哲学兴趣:西方哲学

音乐偏好:爵士|后摇|HipHop|迷幻电子

演奏乐器:单簧管|电吉他|非洲鼓电子鼓机|说唱


音乐是我情感的寄托。初读葡萄牙作家费尔南多佩索阿的著作《惶然录》,自然主义哲学与散文诗歌的结合对我来说是一次震撼。我的梦想其实就是能够做到精神上的自由、生活上的自足,面对荒漠化的人生能够保持自己的灵魂不至于太早枯萎。学习哲学的同时作为一名音乐制作人,总需要有供给生命温饱的还有供给灵魂温饱的存在。


音乐和哲学在我的精神生活中是一件高度统一的事情,或者说,他们本就同质。无论是在我做音乐还是研究哲学的时候,那种在一片喧嚣中逆水行舟的惶然和信念都让我的灵魂和精神活动成为了一个高度统一的共同体。可能就像智者派所说,音律的和谐与哲学,都是神对于我这渺小灵魂之内苍穹的观照。



Hana-Bi (FromAngele Dubeau;Nino Rota - A Time for Us (Silence, on joue!)

阿米娜

哲学学院2014级本科生

哈萨克斯坦留学生


复旦大学爱乐交响乐团

第一小提琴声部小提琴手


哲学兴趣:宗教学

音乐偏好:古典|摇滚|金属|说唱|爵士|民间

演奏乐器:小提琴


于我而言,哲学和音乐有很多共性,在这里只说两点。首先,它们都有因人而异的感受和表达。哲学,在我看来,不单是一门学科,也是每个人拥有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思维方式。可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哲学”。这种“哲学”很主观,每个人对彼此的“哲学”的理解也是很主观的。而同样的,同一个音乐作品、同一种声音被不同的演奏家表现之时,所表达的意思、感情也是不同的。


其次,哲学和音乐都听起来很抽象,就像它们没有一套规则,没有什么标准(尤其音乐)。但实际上,音乐有很严格的理论规则。学理论时,我们会发现,那些看起来很自由随意的曲子其实是有自己的和谐和节奏规定。在这方面,音乐理论甚至和数学有些相似。而同样的,哲学也是建立在基本概念基础上的,我们通过某个哲学家的作品进入该哲学家的哲学。



叶涵天

哲学学院2014级研究生


复旦大学交响乐团团员

古典吉他乐团成员

(现已隐退)

哲学兴趣:美学|艺术史|科学哲学

音乐偏好:古典吉他|大提琴|口哨


我喜欢聆听音乐,因为她是世界上最动听、广博、深刻和自由的语言。把音乐视为一个语义体系的观点在哲学上也许需要更严格的论证,但我们不妨暂时感性诗意地去体会。我的大提老师跟我说,要用乐器来speak。的确,最好的音乐就像最美的文字,如嵇康所说能使人“感心动性”。而且,有时音乐能达到任何语言都达不到的深度和广度。叔本华告诉我们:音乐“表现的不是表象,而是内在的本质,是所有表象的自在本身,是意志本身”。当我聆听巴赫时就深有感触,平静而激荡,宽广且深邃,他把世俗和神圣世界都描摹尽了。也许一切聪明人都可以闭嘴,听听音乐就够了


我还喜欢练习和演奏音乐。康德在第三批判里把音乐描写成“感觉的游戏,对我来说,这一富有趣味性的特点主要就体现在弹琴和拉琴的过程中。在乐器上雕琢时光通常来说很快乐,因为乐器可以被看作是身体和精神的延伸,若你与她配合默契,她就能成为另一副独特而优美的歌喉。演奏时,演奏者、乐器和作曲家三者在精神层面互相碰撞、沟通、调和,并籍由物理层面的指尖触动、弓弦摩擦,随着时间的绵延durée )而流淌出美妙的乐句。这真是种奇妙纷呈,无比趣味的体验。

  

本期音乐由哈贝、陶泽平推荐

Pie JesuSeiji Ozawa - Faure Requiem

他们说

PHIL&MUSI


陶泽平

哲学学院2014级本科生


复旦大学爱乐交响乐团

第一小提琴声部小提琴手

复旦大学辩论队队员


哲学兴趣:文艺学|科学哲学|政治哲学

音乐偏好:古典音乐

演奏乐器:小提琴



康德美学最后做了一步妥协,承认依存美也和纯粹美一样是美。我觉得如果把依存美和纯粹美不看做两个完全分离的类别,而是两个向度的话,我认为音乐,尤其是古典音乐是最纯粹美的艺术了。因为它没有明确的故事性提示,几乎没有具象,只涉及纯形式。

音乐之美使我们完全沉浸其中,物我两忘,仿佛超拔于世俗之外,逍遥于天地之间。音乐之美并不必然导致其“善”的道德功用,纳粹军官也会听着贝多芬奏鸣曲屠杀,我想只能说音乐是对内在生命力量的加强,听音乐的过程是一种宣泄和激发。


哈贝

哲学学院2013级本科生


复旦大学学生合唱团

学生艺术总监

复旦剧社音乐总监


哲学兴趣:艺术哲学

音乐偏好:文艺复兴|古典|当代作品


音乐是我带有专业精神的业余爱好。对于一个乐迷来说,具有一定的专业素养不仅能让人较为深入地去了解作品本身,同时也提供了在作曲家层面上对作品进行理解的可能,去理解作曲家是通过怎样的手法将他的生命情感表达出来,而自己又如何通过解读的过程形成与作品之间的新的勾连。

来到哲学系之后,我收获了不同的视角与观点,也有了一个新的解读路向。艺术哲学与美学的相关课程让我在欣赏音乐作品时所用的分析方式、所带的情感都发生了变化。所有的技术、手法的全然累加并不代表作品本身,此时便会发现有那种超越于纯技法累加之物的存在。

于我而言,音乐是要靠自己的生命情感去体悟的。自己是一个可以靠脑中的小剧场度过一天的人,可以做到完全处于自己的世界里,倾向于去与音乐、书本里的人形成关联,因而音乐也就成了我几乎全部的情感来源与情感表达的途径。

AdagioJascha Heifetz - 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周以宁

哲学学院2015级研究生 美学


2012年度沸点漫画社社长



哲学兴趣:美学|艺术哲学

音乐偏好:古典乐|其他“杂食”

演奏乐器:单簧管


阿多诺在美学理论中所说:哲学和艺术在真理性内容上是有一致见地的。在我看来,音乐与哲学一样都需要平静的理解和内在的认同才能接近作品。对我而言,音乐是流动的、有灵性的,给予人的体验和共鸣是丰富的。我们往往经历的,是从直觉上的动听,到对情感表达可能性程度的诠释的过程。但无论怎样,体会是先于理论的。对于音乐,遵从耳朵的选择,音乐也就有了它的影响。


曾维康

哲学学院2015级本科生




哲学兴趣:中西对比哲学

音乐偏好:古典乐|摇滚

演奏乐器:吉他


音乐在诗人那里是一种灵感的显现,在音乐家那里是一种情感的抒发,而在哲学的视域中,音乐即是一种直观的和谐。“音乐混合音域不同的高音和低音,长音和短音,造成一支和谐的曲调。”这是艾菲索人赫拉克利特在残简中对音乐和谐性之言片语的描述,而在我短暂的人生经验里,这种和谐的直观是在高中时和同学排练合唱时方才有所领悟。

一开始,合唱队里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声音,嘈杂混乱的排练效果使我非常沮丧,然而之后随着大家的不断熟练,各个声部的同学都找到了音准,踩稳了节奏,也进而唱出了情感。从不堪入耳到参赛拿奖,这种惊人的变化使我得以明白,和谐不等于个体差异的集合,而是个体差异在某种原则之下的统一,即有序的差异。无序的音符无法称之为和谐,然而只有一种声音的单调也无法称之为和谐。在合唱中,每一个声部都有其独特的功能,在不同的乐章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丰富的声音编排方能成就音乐的独特魅力。

因此,我从音乐中感悟到的和谐便是一种对差异的编排,这里面蕴含着对个体差异的尊重和对既定原则的恪守之间的统一,这使得我在待人处世时常常带着一种弹性,没有对和谐的领悟,万万不能把这精神内化进我的生命。
音乐使我懂得了和谐即是差异的统一,而每每我戴上耳机,聆听乐曲时,我便是在不断重温这和谐的真谛,庄子所讲的“天籁”,或许也正是这样一种宇宙的大和谐吧。

采编/刘欣和

责编/毛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