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 | 指上天下:聆听中国的声音
发布时间:2017-04-21  浏览次数:12

国学为底,琵琶为韵;国风雅韵 ,指上天下。

419日晚,一场音乐与哲学的跨界“讲”“演”与对话为“传统文化月”拉开了序幕,也为师生们带来一场打破“传统”的传统文化视听盛宴。

让我们跟随图片,再次进入那一曲悠扬、那一场思考之中,希望来参加活动的你会有新的体悟,没能来现场的你会有不一样的惊喜。

以下内容为现场图文回顾:


现场回顾


419日,“指上天下:聆听中国的声音”大型文化艺术活动在光华楼吴文政报告厅举行。

常务副校长包信和院士出席活动。复旦学院常务副院长、教务处处长徐雷教授致开幕辞。

 徐雷教授说:“如何去做到本土化通识教育,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如何坚定弘扬和传承中华传统文化。”

 徐雷教授代表复旦学院向赵聪授予“复旦大学复旦学院特聘导师”的聘书。


琵琶在世界的舞台“绽放”


 赵聪既是传统文化的传播者,又是传统文化的培育者,她边演边讲,从琵琶的历史一直讲到中国民族音乐的特点。

 赵聪:“人们常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我认为把民族的音乐用世界的音乐描述出来,这才是世界的。”“音乐也是一种语言,如果有什问题可以用音乐来弥补。”

 赵聪:“琵琶被誉为民乐之王,不是因为名字里有四个王,是因为它因能古能今,能文能武,表现力极强,有许多作曲家都认为琵琶是中国乐器里最具有表现力、最成熟的一种乐器。”

 赵聪:“我喜欢把中国的音乐和西方音乐作对比,这时能感受到祖先太厉害,我们在鼎盛时期纯靠口传心授,多么强大的作品能强大到上千年流传,一定是最珍宝的。”

中央音乐学院刘老师演奏西方关于月、夜、大自然的感觉

 赵聪老师演奏中国人对月亮、夜、美的描述。“春江花月夜,是最能表达中国传统文化大的美,春江花月夜是有点像章回体小说的写作方式,开头结尾几乎一样,演奏感觉像在颐和园的长廊里走一步一个样,很相似,很精致。”“它勾画出一个傍晚,明月冉冉升起,每一段都会有一个题目。”

 赵聪:“每次弹这首曲子时,都觉得音乐里蕴藏着某些密码,音乐的密码是所有的人类共通的,无论在哪里弹起,大家都会由内而外的放松、舒适,觉得这世界的美好。人家说语言的尽头是音乐的开始,我想可能在这个层面上,很多话不能用语言来表述。”

 一个楚汉相争的故事,成者视角的《十面埋伏》与败者视角的《霸王卸甲》在乐曲表现上大有不同。

 赵聪把《十面埋伏》步步紧逼与《霸王卸甲》慷慨悲歌截然不同的情绪表现得入木三分。

 赵聪:“十面埋伏也是章回体的写作方式,每一段有小标题,告诉你讲了什么,这样的写作方式在西方音乐很少见,这段音乐完全可以闭上眼,看得见音乐写了些什么。”

 赵聪:“霸王卸甲开头是丢盔卸甲的感觉,更加细致的刻画人物内心,有霸王别姬,爱恨情仇;西方所有的音乐都可以在谱子上体现,但是中国的文化,音乐,每个音都是跟着演奏者和当时的环境走的,它没办法标记,就只能口传心授,这种方法一直沿用到现在。中医中药中国画都是这样。我们也看到中间有很多留白的地方,那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是我们的大美。”

 赵聪:“出国和西方对话,就像要用特殊的语言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听不懂,我们应该尝试用世界语言,像英语,我们要找到音乐的世界语言,那么他们就能听懂。”

 赵聪与刘兴辰合璧演奏的《绽放》正是这样一个将东方音色与西方韵律完美融合、将古典音乐与现代元素充分碰撞的作品。


学生弹奏 嘉宾点评


 在 “师生互动”环节,历史学系李茂华同学独奏一支《彝族舞曲》。赵聪充分肯定了同学的演奏,指出:“重要的是呼吸和情感”。赵聪微笑着接过琵琶现场点拨和示范。


哲学与音乐的“对话”


 主讲嘉宾张汝伦从中国哲学视角出发,以《谈谈“成于乐”》为题发表主旨演讲,阐发了传统文化中美育对于青年学子“修身养德”的重要意义,以及当代中国的文化命运。

 张汝伦:“中国传统文化被人叫做‘礼乐文化’,‘文化’一词来自《易经》‘高风难闻,以至于天下’。中国人对文化的理解,最简单的说,就是以人文教养来培养人的高尚人格和精神品性。所谓的‘礼乐文化’也就是明确表明在这种培养人格、造就文明社会的文化中,礼乐起着核心的和基本的作用。”

  张汝伦:“在西方文化中,音乐和其他门类相比发达得极迟。”“而中国则不然,中国古代在一般制度上完备情况下音乐就受到了极大重视,音乐几乎是与我们中华文明几乎是同时出现。”

 张汝伦“舜帝曾经‘谈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歌词只有两句,‘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熏熏的南风吹过来,今年的收成有保证了,可以把我们老百姓心里的担心抚平,第二句也是说,南风来的及时啊,老百姓的财富是有保证的,反反复复的就这两句。而曲调当时很简单——五音,可是你听起来非常庄严。因为我们听过音乐的人都知道,一个好的乐器不要太复杂,可以反反复复唱。”

 张汝伦:“音乐的最高境界就是使人物我为一,与宇宙万物融为一体。”


聆听中国的“声音”


 两位嘉宾聚焦传统和创新,各抒己见,带动现场师生共同思考传统文化的生命力所在。

 面对如何能够让中国的传统艺术真正的走向西方,让西方理解这个问题,赵聪老师从自己作为演奏者的角度袒露了她认为音乐是纯粹的与利益无关的心声。

 同时赵聪老师也追问了张汝伦教授,在创作的时候会纠结作品的雅俗问题,那么到底什么是雅俗?

 张教授通过他在德国留学的亲身经历说明雅俗并不是最重要的,真挚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什么是好音乐?能够表现出人类共同的最美好真挚的情感,也就是有情就足以称得上是一部好作品。 像刚刚自己从赵女士弹奏的霸王卸甲中感受到的情感被撕裂的那种紧迫和绝望震撼了自己,那么这就是好音乐。

 在回答学生对于使用新工艺创制水晶琵琶的问题时,赵聪回忆了自己人不轻狂枉少年的学艺时光,指出创新不仅要有想法更要有实践的精神。

  赵聪:“我一直在尝试,也鼓励年轻人有创新,就像我们中国的乐器一样。中国的乐器,除了一开始讲的南音的琵琶,一直保留着唐朝的样子没有变以外,其实一直在改变,也从来没有停止过改变。但是日本和韩国,到现在为止,还保持着唐朝的样子没有改变。那么中国的琵琶、二胡、笛子等,完全可以和世界上的钢琴、小提琴相媲美,而且我想我们肯定是翘楚,技术上完全没问题。这就是变与不变的辩证法。我们可以把它保留在博物馆里,但是我觉得不能停止对它的改变。

  张汝伦在回答学生关于如何“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问题时,引述潘公凯先生观赏日本能剧后感受,指出对于传统,应该先继承,先感受,只有真正静下心来才能进入到看似单调重复的传统艺术所坚持的文化体验的核心内容。

 张汝伦:“我在德国十年前教中国哲学,教了以后,德国的小孩说,张老师啊,后现代中国原来两千年前就有啦。其实不是两千年前有,要说的是我们有好东西,但是你要懂祖先的东西。这个里面说来话就长了。我不是说一点都不能改,一百年后的中国人能不能成熟一点,能不能沉得住气一点,能不能想得深一点。


书院学生代表向嘉宾颁发纪念品


 纪念品包含:腾飞书院围巾、任重书院敦敦、老校长纪念明信片、书院彩铅与哲学学院院宠猫头鹰,承载了学生满满的心意。


台下盛况



合影留念



    感谢赵聪老师与张汝伦老师为同学们带来的国学盛宴传统文化视听盛宴。接下来的一个月内,著名书法家王运天、京剧女老生王珮瑜、在海峡两岸高校推动“新简易二十四式”太极拳的林添进等知名人士都将陆续走进复旦校园,与校内专家、学者一起,为同学们带来一场场涵盖文化哲学、民乐鉴赏、书画艺术,太极拳艺、戏曲体验等丰富内容的文化体验课。

聆听中国的声音

我们一直同在